印上东方图腾就能算“国潮”文创了?

2019-07-25 15:04:25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解放日报???作者 :???
  原标题:印上东方图腾就能算“国潮”文创了?
  
  如今,不少博物馆、美术馆与品牌合作开发各种联名文创商品,让文化艺术走进大众;与此同时,老字号国货品牌也借文化创意翻新,推出各种跨界文创,亲近年轻人市场。传统中国元素“碰撞”现代商品,催生“国潮”文创热。然而,热闹之中难免滋生乱象。一件运动服、一双球鞋上贴一个文物元素或是文化IP(知识产权)的标签就是“国潮”了吗?“目前市场上不少‘国潮’只能叫‘国嘲’或者‘国抄’。”有业内人士犀利指出。
  
  如何破解文创设计难题?专家认为,要推行真正的“国潮”,在研发传统文化IP的同时,也要复兴传统工艺,解决当代生活的实际问题。
  
  图腾是最低阶的视觉设计
  
  “国潮”顾名思义,是以潮流的方式传承中国传统东方美学,以研发文创的方式来打开大众商品市场。谈到“国潮”,我们脑中往往会出现这样的形象,一件纯色的T恤或者连帽衣上印着一个传统文化图案元素,这是常见的“国潮”文创服饰的样子。比如颐和园的“凡事和为贵”卫衣采用了中国传统的配色,背后的刺绣图案则将颐和园的建筑和龙腾祥云巧妙结合,曾作为“国潮”文创服饰的代表亮相某时装周。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文创设计方式或许能令人眼前一亮,但看多了难免审美疲劳。在某宝网站上搜索“国潮”,立刻跳出大量的相关服饰产品,反观它们的设计,大多只是基本款+传统文化元素或中文字样的图腾,这些真的可以称得上“国潮”吗?
  
  面对“国潮”文化热,设府主持人、建筑师莫仁杰认为,“国潮”的兴起是一件好事,也是民族文化自信的表现。但有文物IP或文化元素傍身,并不等于就可以做“国潮”文创。许多服装品牌抄袭了国际大牌的外形,只是简单贴上一个中国文化的图腾,便自诩为“原创国潮”品牌。“我们不缺图腾,中国有五千年的丰厚历史文化,只要翻翻书就可找到大量的图腾。但图腾是视觉设计中最低阶、最简单的东西,‘国潮’文创不能只是滞留在图腾的层面。”
  
  把图腾贴在无关紧要的背景和抄袭来的设计上,是对历史文化的不尊重。在当下,让文物、历史人物以“萌版”的卡通人物形象出现在产品里,是常见的文创设计方式。莫仁杰认为,卡通化应有尺度,比如赵广超的《笔记清明上河图》《一章木椅》等着作中将历史人物绘制成卡通形象,是为了起到雅俗共赏讲述历史文化的作用,但倘若卡通化只是靠卖萌吸引眼球来迎合市场则需引起警惕。“卡通化会把自己的历史尊严、传统文化扁平成快速消费的毫无深度的东西。文创应该建立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拿历史人物卖萌、恶搞以达到快速流行的文创,是在消费和侮辱我们的传统和历史。”
  
  博物馆IP授权应谨慎
  
  “国潮”文创的兴起,也和博物馆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的出台,正有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和企业合作,通过IP授权的方式联合开发文创产品,让文物走进大众生活,变成“国潮”。
  
  和老字号国货“联名”出品,有助于进一步打开文创商品市场,比如故宫和百雀羚联手推出护肤礼盒,让老字号一跃成为网红产品。文物IP授权给企业开发,弥补了博物馆在理解用户和市场分析上的不足,是一种双赢模式。但业内人士指出,博物馆在文物IP授权上不宜过于泛滥,一味迎合市场需求。盛趣游戏副总裁陈玉林认为,在文创开发上,不能为了快速打开市场而盲目跟风,偏离让文物、文化艺术走进生活的初衷。急功近利之下,大量的创意只是浮于表面,没有挖深做透。这将使一件产品很快红起来,但也很快过气、消失。
  
  博物馆IP在联名推出“国潮”时,需看清合作方的格调和身价。“卖IP需要有度,只要企业肯出钱,什么产品都可以做,这样下去只会使品牌变得廉价。在IP授权上,博物馆应该谨慎。”莫仁杰指出,博物馆在选择合作商联名时,应该注重价值观相符的产品,许多低端的快销产品尽管有“钱景”,但会降级博物馆IP的深度和高度。“国潮”不应该是头衔或者标签,而是一种创作精神。大量品牌、机构嗅到商机,便一窝蜂扎进“国潮”的海洋中,许多IP还没有研发成熟,就急于贴上“国潮”的标签,而一旦有产品火爆,便立刻有人跟风。把“国潮”变成IP快速变现的网红方式,这其实背离了做“国潮”的初衷。
  
  让创意深植中国文化土壤
  
  做好真正的“国潮”文创,关键是要有心存敬畏、责任感和真诚度的设计师。“所谓跨界联名,应该是1+1=3,中间需要有一个转换的过程,而转换出的东西应该在市场上有独立的生命。”莫仁杰认为,设计本意是用于解决问题,但现在大部分设计是为了设计而设计。“99%的设计都没有经过思考。”这导致许多“国潮”文创停留在胶带、笔记本、冰箱贴等小商品领域。
  
  “我们应该了解今天的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价值在哪里,才能做出真正的‘国潮’。”莫仁杰认为,今天要推真正的“国潮”文创,需要找到传统工艺,通过设计,将其复兴成今天可以使用的东西。比如新中式家具先驱陈仁毅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开办中国第一个当代中式家具设计品牌“春在”,将新中式美学和当代中国精致的生活态度与文化理念传播给全世界。设计师石大宇研发竹子家具,用这种最普遍和便宜的材料突破传统中国家具停留在昂贵材质上的困境,做出具有当代审美和实用价值的产品。设计师邢莉莉由传承“莨绸”传统工艺为创作起点,创立服装设计品牌“德玺见萩”,让“香云纱”这个一度濒临绝迹的古老面料重获新生,融入人们日常化的穿搭中。这些都是真正具有“国潮”精神的探索。另一方面,在文创领域,也有很多我们忽略的市场,比如游戏和娱乐。“文创能结合的领域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陈玉林认为,文创不只是结合现有的文化符号做周边产品,设计师需要打开脑洞,让创意深植更广阔的中国文化土壤中。
  
  开发真正的“国潮”文创设计,是时代交付给当下的使命。莫仁杰认为,历史上出现了旗袍等成功的本土设计,改变了中国人的审美和生活方式,这都值得当下的国潮文创学习借鉴。“‘国潮’文创应该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创意精神的体现,也是当下中国对内和对外展示的文化精神形象。”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